国企改革迈向综合施策深化期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11-01 12:23 

国企改革迈向综合施策深化期

  2019年5月23日,我国时速600公里高速磁浮试验样车在青岛下线,这标志着我国在高速磁浮技术领域实现重大突破。记者 李紫恒 摄

国企改革迈向综合施策深化期

  10月31日,在2019年中国国际信息通信展览会开幕式暨5G商用启动仪式上,中国铁塔董事长佟吉禄、中国联通董事长王晓初、工业和信息化部副部长陈肇雄、中国电信董事长柯瑞文、中国移动董事长杨杰(从左至右)共同参加5G商用启动仪式。当日,中国移动、中国电信、中国联通正式发布各自的5G套餐。新华社发

国企改革迈向综合施策深化期

  东航向世界一流航空企业迈进。资料照片

  贯彻四中全会精神 推动企业高质量发展

  2019年被认为是国企改革的关键一年。今年以来,从工资总额管理到授权放权,从央企兼并重组到央地合作混改,从“双百”推进到区域“综改”实施……国企改革正在持续向纵深推进,迈向综合施策深化期。

  一项项亮眼的数据,印证了国企发展质量与效率的提升。

  立足现在,展望未来。国企改革发展,要真正实现顶层设计和基层创新的良性互动,最大限度发挥改革合力,让国有企业在推动经济高质量发展中作出表率。

  开创高质量发展新局面

  “我们有信心应对各种风险挑战,巩固良好的发展态势,全面完成今年的各项任务,开创国资国企高质量发展的新局面。”国务院国资委秘书长、新闻发言人彭华岗在日前召开的国新办发布会上如此表态。

  今年前三季度的成绩单是底气所在:全国国资系统监管的企业实现营收41.8万亿元、实现净利润2万亿元,同比分别增长7.4%和8.9%。其中,中央企业累计实现营收22.1万亿元,增速连续7个月保持在5%以上;累计实现净利润10567亿元,增长7.4%,增速比1至8月加快0.5个百分点。9月末中央企业平均资产负债率为65.7%,较上月末下降0.1个百分点,同比下降0.2个百分点。

  一项项亮眼的数据,印证了发展质量与效率的提升。一系列稳增长政策创造良好外部环境的同时,改革创新则被视为不可或缺的内生驱动力。

  “通过创新创造,不断研发新技术、推出新产品,这才是公司的未来,除此以外没有其他出路。”有着“中国摩根”之称的宁高宁深有感触。他担任董事长的中国中化集团有限公司,新一轮改革转型正在全面展开,目标是用5到10年的时间发展成为一家科技驱动的创新型企业。

  这并非个例。国资委数据显示,前三季度中央企业研发投入同比增长25%,电网企业和通信企业增速更是高达39.2%和80.3%。同时,今年以来中央企业固定资产投资一直保持在6%以上的增速,且有效性不断增强,主要集中在加大天然气保供、油气勘探、5G商用开发运用、煤炭资源清洁高效利用等方面。

  “从有效投资产业类型看,主要集中在国计民生、新兴战略产业,积极推动经济从高速增长向高质量发展转变。”国务院国资委研究中心研究员周丽莎在接受记者采访时分析道。

  基于高质量发展的改革不仅是做“加法”,也需要做“减法”。去产能、压减法人户数、“处僵治困”、剥离企业办社会职能……今年以来,中央企业更加聚焦主业实业、持续“瘦身健体”。

  记者了解到,目前中央企业累计减少法人14023户,存量压减比例达26.9%,超额完成3年压减20%的目标任务;已累计完成1957户“僵尸企业”处置和特困企业治理的主体任务,总体工作进展达95.9%。

  中国中丝集团有限公司并入中国保利集团有限公司、中国船舶工业集团有限公司与中国船舶重工集团有限公司实施联合重组……今年中央企业的战略性重组与专业化整合处在“进行时”,户数减少到两位数,但是国有经济布局结构却在不断优化,协同效应加速释放。

  “到年底前,我们的发展还有很多不确定、不稳定的因素,完成全年任务仍需要做出更大的努力。”彭华岗表示,为落实“六稳”工作要求,下一步国资委将主要在鼓励企业积极开拓市场、狠抓降本增效、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以及进一步激发企业内生活力等方面发力。

  放活与管好相统一

  进一步激发国企内生活力,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是关键之举,这也是十九大报告提出的国资国企改革重要任务之一。

  “坚持政企分开政资分开”“最大限度减少政府对市场活动的直接干预”“该放的放权到位、该管的管住管好”……今年4月,国务院印发了《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方案》,其中不少提法力度十足,体现出鲜明的改革取向。

  而两个月后出炉的《国务院国资委授权放权清单(2019年版)》(下称《清单》),则重点选取了5大类、35项授权放权事项列入,包括规划投资与主业管理;产权管理;选人用人;企业负责人薪酬管理、工资总额管理与中长期激励;重大财务事项管理等。并且,结合企业的功能定位、治理能力、管理水平等企业改革发展实际,分别针对各中央企业、综合改革试点企业、国有资本投资、运营公司试点企业以及特定企业相应明确了授权放权事项。

  作为改革国有资本授权经营体制的重要载体,目前中央层面共有19家国有资本投资公司、2家国有资本运营公司试点企业。去年12月28日,新一批11家中央企业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启动,目标是打造“升级版”,更大力度的授权放权成为很多国企的诉求。

  中国建材集团是国有资本投资公司试点企业,公司党委书记、董事长宋志平认为,《清单》是国资委的一场“自我革命”,授权非常精准,解决了企业改革发展的“痛点”,企业有很强的获得感,感觉“很解渴”。比如,在产权管理、投资计划、主业管理等方面都有具体授权事项,有利于投资公司推动国有资本有序进退,实现国有资本合理流动和布局优化,促进国有资本向关系国家安全、国民经济命脉的重要行业和关键领域集中。再比如,激励机制上的一系列授权事项都将进一步激发微观主体活力,推进内部机制改革。

  但是,放了权不等于可以随便用,有权就要有责。要把“放活与管好相统一”的原则把握好、落实好,坚决避免国有资产流失。

  记者注意到,国务院国资委日前提出,要凝聚全系统之力,争取用2至3年时间,推动实现机构职能上下贯通、法规制度协同一致、行权履职规范统一、改革发展统筹有序、党的领导坚强有力、系统合力明显增强,加快形成全国国资监管“一盘棋”。

  “双百行动”打造国企改革“尖兵”

责任编辑: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