草原的秋天(新时代之光)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11-06 14:09 

原标题:草原的秋天(新时代之光)

草原的秋天(新时代之光)

  米吉格家庭牧场传统游牧转场的情景。  苏德夫摄

草原的秋天(新时代之光)

  摄影:苏德夫

  米吉格道尔吉在宝贵的传统文化和现代都市生活之间,打开一扇窗,通过这扇窗,古老的游牧智慧绽放出新的光彩,并给人启迪——游牧的法则和今天的生态保护观念内涵一致,指向未来生生不息永续蓬勃的天地万物。

  秋天,我来到新巴尔虎右旗草原。

  草原金绿,天空幽蓝,视野铺展到天地吻合处。新巴尔虎右旗位于我国东北边陲,与俄罗斯、蒙古国接壤,全境为原生态草原。我迎风而立,舒展双臂,深深呼吸。彩霞垂落在我的肩头,鸿雁和白琵鹭的声音在我耳边缭绕。遥望远方,我看见骑手的剪影飞驰而过,犹如天幕上的舞蹈。

  今年草原风调雨顺,为保护草原生态和建设现代化新牧区奋斗不息的新巴尔虎右旗人,得到大自然的丰厚回报,获得一个莺飞草长、河湖丰沛、百鸟蹁跹的无霜期。我闭上眼睛静静聆听——土地像满身蕴藉着能量的母亲,给世界输送营养。肥壮的蓝色白头翁,紫花鲜艳的短穗看麦娘,黄花蓬勃的苜蓿,挂着白霜的碱草,随风飘送种子的针茅,你追我赶,日夜葳蕤。现下,它们色彩斑驳着,成熟或青嫩着,铺天盖地一般,为草原布下一层茫茫的波浪。当高原强烈的阳光直射而来,所有的花朵都熠熠闪光,所有的草籽都油汪汪地饱满。

  米吉格牧场

  来新巴尔虎右旗采访,首选是芒来嘎查的米吉格家庭牧场。

  米吉格家庭牧场的主人叫米吉格道尔吉,这个1982年出生的蒙古族牧民,现任芒来嘎查党支部书记,是牧区基层现代化建设的带头人。2013年,他获得“中国青年五四奖章”。米吉格道尔吉是一个勇于创新的人。他的名字就像那达慕大会上夺冠的骏马一样,在草原上四处传扬。

  在呼和浩特完成学业后,和许多怀有草原情结的蒙古族青年一样,米吉格道尔吉没有留在城市,而是选择回草原从事牧业生产。

  由于生态环境和市场经济的变化,远在草原深处的牧业生产也面临挑战。

  星空朗朗,米吉格道尔吉背倚马鞍深深地思考。他知道几千年形成的游牧智慧,是一种天人合一的大境界,只有敬畏自然,顺应自然,大自然才会像母亲一样庇护人类,恩赐草原吉祥富裕。

  米吉格道尔吉勇敢地迈出第一步——整合十九户牧民家的草场,建立养羊合作社,逐步改变一家一户小格局的放牧业态,安排六户牧民集中放牧牛羊,余下的劳动力开拓其它致富渠道。果然,大家收入不断提高。一亩草场大约能饲养1—1.5只羊,超载就会损伤草场,如何解决载畜量和牧民增收的矛盾呢?2015年,米吉格道尔吉创立民俗游家庭牧场,在自家草场上安营扎寨,向世界敞开游牧生活的蒙古包。这片原生态的草原开阔平坦,没有太多的山光水色,没有网络,没有电视,甚至饮用水也要走出几里地去拉,但是,有一个非常时尚、非常独特的经营概念——原生态体验游。米吉格道尔吉在宝贵的传统文化和现代都市生活之间,打开一扇窗,通过这扇窗,古老的游牧智慧绽放出新的光彩,并给人启迪——游牧的法则和今天的生态保护观念内涵一致,指向未来生生不息永续蓬勃的天地万物。

  远远地,我就看见米吉格家庭牧场那座标志性的木屋,看见白莲花一样盛开在草原上的蒙古包群落。由春到秋,来自四面八方的游客络绎不绝。日出,游客跟在迁徙的勒勒车后面,去另一个营地安置蒙古包;夜晚,人们仰望天空,一颗颗星星像宝石闪亮,当篝火熊熊燃起,他们的眼睛被古老优美的长调打湿……在这里,你吃到纯天然的食物,十五分钟牧民会将新鲜的手把肉端上桌;你得到润物细无声的引导,比如,无论你走得多远,都有人捡起你无意中丢下的垃圾,当你主动把垃圾带回营地时,会获得意想不到的福利……

  米吉格道尔吉迎接我的到来。牧民们身上的盛装,让我惊喜,也让我感动。因为此举不仅是一种悠久的礼仪,还让我看到在这个各种文化交相辉映的时代,草原人对自身文化的坚守,看到一个民族在新生活中的从容自信。

  走进蒙古包,我的眼前又是一亮,这里真像个民俗文化博物馆。其中最让我感动的是,每个房间都有供人随时阅读的书籍,种类从草原历史文化到散文诗歌童话。在广阔的草原,在遥远的边境线,米吉格牧场告诉远方的客人,书和这里的新鲜空气一样重要。

  围坐在摆满食物的矮桌前,米吉格道尔吉讲起他正在忙的工作。旅游旺季结束了,合作社正忙着出售羊和牛犊,政府的扶贫款和资助款已经到位,现在全嘎查90%的牧户决定入股,芒来畜牧专业合作社的筹建已经全面开始,这个合作社要作为全自治区的试点,开创一条企业化管理畜牧业的新路。

  我问米吉格道尔吉,你有信心吗?他说,当然有,但是不能操之过急,得让牧民有一个认识的过程,因为牧区现代化不是简单地拆除网围栏,致富的过程也是一个提升牧民素质的过程……关于企业未来的设计,他会反复征求各方意见,做到有法可依,因地制宜,扎实稳妥。

  羊群在白云下慢慢移动,我在风景中痴迷。米吉格道尔吉的车已经飞驰出视野,他在赶着去和银行对接有关合作社的贷款事宜。

  在东庙嘎查

  东庙嘎查隶属旗所在地阿拉腾额木勒镇,东侧毗邻著名的呼伦湖。清朝中期,这里有座寺院,民间称之为东庙。据说东庙香火鼎盛,周边居住的渔民和牧民,都到这里为湖水和草原祈福。2017年早春,为了看几座当年留下的老房子,我来过一次东庙嘎查。那时村民休闲小广场刚刚完工。几座有一百五六十年历史的老房子,混在蓝瓦白墙的新民居中间,露出灰褐色的屋顶,敦厚的青砖、结实的檩木、带雕花的石头屋檐,把草原的记忆和新时代的景观叠印在一起。

  曾经,是谁建筑了这非凡的老房子?它应该是当年东庙建筑群的一部分。我在想,茫茫的边疆草原,不产砖木,也没有黏土,当初需要多大的功夫才能造成?一个老牧民告诉我,传说,从前草原人出去买砖,是赶着一群羊在草原上一走很多天,到了集镇,人民日报市场报网络版《新时代新闻》,卖了一半羊,买了砖,让剩下的羊每只身上背着两块砖,再走回来。许多年过去,这传说已消隐在一茬茬的新绿中。现在,老房子已经被精心地保护起来。

  东庙嘎查的党支部书记乌云其木格来了,骑着一台半旧的电动车,裤脚上还粘着泥土,俊美的脸庞被晒得黑红,一看就是刚放下手中的农活。她告诉我,嘎查里的前辈,留下许多关于东庙的传说。目前,嘎查正通过文物管理部门挖掘东庙的历史。老房子的存在,本身就是资料,所以采取了保护措施。

责任编辑: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