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街坊”一家亲(新时代·面孔)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10-31 05:03 

  在广州,有这样一群人。他们活跃在社区内外、大街小巷,加入群防群治志愿者队伍;他们热心积极、默默奉献,只为守护平安;他们职业多样、各有故事,却有一个共同的名字——“广州街坊”。

  

  “我的奶奶是一位60岁,看上去比较年轻有活力的老人家。最初我只知道奶奶每天都跳广场舞,后来我还知道奶奶做了街道志愿者,每周都会定时在社区巡逻,有时在楼下指导大家做垃圾分类,有时和街道工作人员一起帮助一些有困难的家庭……”

  这段直白朴实的文字,来自广东广州花都区秀全街飞鹅岭小学四年级学生陈相谋最近的一篇作文。文中描述的,除了他自己的奶奶胡春兰,还有活跃在大街小巷的众多“秀全大妈”——一群退休后随子女来到秀全街定居的社区志愿者。

  别看800多个“秀全大妈”已颇为壮观,放眼整个广州,她们还只是全市数十万群防群治志愿者队伍中的一小部分。这些志愿者一边用自己的默默奉献助力“平安广州”,一边在他人的奉献中,享受更多幸福感、安全感。

  他们就是“广州街坊”。

  因趣结缘

  每个团队都有独特面孔

  72岁的郭道宁,是广州市越秀区某单位的退休干部。2012年,为给参加伦敦奥运会的中国健儿加油,老郭加入了骑行助威的民间队伍,从此一发不可收拾。前段时间,老郭从骑友口中得知,邻近的荔湾区石围塘街如意社区成立了一个如意平安骑行队,他毫不犹豫就加入了,还自告奋勇当上了副队长和领骑者。

  如意平安骑行队如今已经成为“广州街坊”大家庭中一块响当当的名片。它的发起人、石围塘街社区民警刘少廷就是一个骑行发烧友。2014年5月,刘少廷和所在的如意社区一帮同样爱好骑车的基层干部、辅警一起,发起成立了如意平安骑行队。“广州人常讲,‘街坊一家亲’。将热心街坊们发展成为我们平安建设的辅助力量,边骑行边巡逻大街小巷,一举两得。”刘少廷说,经过几年的发展,骑队已从最初的30人发展到如今的400多人,周边越秀、番禺、海珠等区的骑友纷纷加入。

  像如意平安骑行队一样,“广州街坊”多是以兴趣为纽带结合而成,寓平安巡防、志愿服务于日常生活和休闲娱乐活动中。2018年,广州因势利导,在全市范围内倡导“广州街坊”。“每一支队伍都由一群志同道合的人组成,出来行动时统一着装,统一名号,不同团队各具特色。”广州市委政法委专职委员姚森隆介绍。

  别说,“广州街坊”们的工作还真有效。“白云快递小哥”由活跃在白云区各个角落的快递员组成,常常在寄递货品时慧眼识毒,为警方提供大量有用线索;海珠区“凤阳守望台”以凤阳街道40多名环卫工人为班底,在凌晨工作时边保洁边巡逻,有效减少了盗窃和打架斗殴等夜间警情……

  警民合作

  弥补社会治理不足

  “一个跟着一个,出发!”一大早,石围塘如意平安骑行队驻地门口,刘少廷一声哨响,随即熟练地跨上自行车。在他身后,橙黄色骑服、头戴头盔的队员一个接一个鱼贯而出,开始了一天的“骑行+巡查”。

  如意社区地处广州市和佛山市的交界处,面积虽然不大,但外来人员众多。除了5个居民小区,还有全国最大的茶叶交易集散地、6个大型仓库,社区治安形势复杂。骑队队长张小杏告诉记者,骑行方式覆盖范围广,又能灵活穿梭街巷角落,有需要时随时停下处理,巡查效果很好。

  不止如意社区,广州作为超大城市,社会治理面临挑战。在广州市委常委、政法委书记谢晓丹给如意平安骑行队的回信中,他将“广州街坊”的职能界定为进一步发挥社情民意的“信息员”、邻里守望相助的“巡防员”、矛盾纠纷的“调解员”、平安法治的“宣传员”、应急处置的“支援员”。

  仅一年内,骑友们就参与巡防4328人次、收集信息126条、宣传1166人次;并协助破获发廊赌博案件、吸贩毒案件和抓获在逃案犯近10宗。“有了这群‘大单车、小手机、小哨子’,如意社区警情、案情下降三成,入屋盗窃案件下降了六成。”荔湾区委政法委常务副书记李鄂明说。

  主动参与

  成就感带来归属感

  不同于以本地人为主的如意平安骑行队,由花都汽车城企业员工家属组成的“秀全大妈”,大多是因为支持儿女事业、照顾第三代从五湖四海聚拢而来。在秀全街花港社区主任李凤招的撮合下,原本的“广场舞大妈”有了新的追求,逐渐发展成一支社会公益力量,加入到“广州街坊”大家庭中。

  从党的十九大精神宣讲,到参与扫黑除恶、扫黄打非、禁毒反邪教宣传;从逢年过节举办各种主题联欢活动,到上门慰问帮扶各类弱势群体;从开展辖区内日常巡逻活动,到参与化解各种矛盾纠纷,随处都可见到她们的身影。“用我们自己的话来说就是,咱们‘秀全大妈’包罗万象,参与无限,配合无边。”“秀全大妈”宣讲团的积极分子夏明英骄傲地说。

  秀全街道辖区内有一所中学,每到傍晚放学,都有数不清的小贩,推着车卖各种小吃零食,不卫生不说,还挤占了原本就不宽的路面,搞得来接孩子的车辆常常一堵就是老半天。学校没法出面管,请来城管,可小贩们玩起了猫捉老鼠的游戏,你来他走,你走了没两天他又来。

  在街道和学校联合开展的一次交通秩序整治中,“秀全大妈”登场了。她们穿着红马甲,戴着红袖章,态度好的她们好言相劝,态度不好的就软磨硬泡,不达目的不罢休。连续执勤三天,小贩们基本没影儿了。一位小贩无奈地说,“她们有时间、有耐性,我们还是趁早听话吧。”

  公益助人让“广州街坊”们体验到浓浓的成就感。刚来广州的那些日子,不适应新环境的夏明英每年都要回两趟湖北老家;加入“秀全大妈”后,她已经连续一年多没离开了,就连今年春节,也是把亲人接到广州一起过年的。“我不能走,脚迈不动,这里好像有让我牵肠挂肚的东西,人民日报市场报网络版《新时代新闻》,每天生活都很充实,越来越有归属感。”


  《 人民日报 》( 2019年10月31日 11 版)

(责编:牛镛、岳弘彬)

责任编辑: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