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江源监管告别碎片化(改革落实在基层)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10-31 10:34 

海拔4000多米的青海省玉树藏族自治州杂多县昂赛乡,近年来雪豹越来越多。今年,昂赛乡开展的自然体验项目拿到了三江源国家公园第一个特许经营权。当地居民通过培训,为参与自然体验的访客提供向导、交通和食宿服务,户均增收1.8万元。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让越来越多的昂赛人吃上生态饭。

三江源地区被誉为“中华水塔”,是国家重要的生态安全屏障。2015年12月9日,中央全面深化改革领导小组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了《中国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方案》。在青海三江源地区选择典型和代表区域开展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实现三江源地区重要自然资源国家所有、全民共享、世代传承,促进自然资源的持久保育和永续利用。

千钧重担,没有前路可循。青海省三江源国家公园管理局局长赫万成说,探索改革路径,青海把体制机制创新作为试点的“根”与“魂”。

三江源国家公园试点区域平均海拔4500米以上,雪原广袤,河流、沼泽、湖泊众多,总面积12.31万平方公里,涉及治多、曲麻莱、玛多、杂多四县和可可西里自然保护区管辖区域。

“山水林田湖草”是一体化的生态系统,这就需要理顺自然资源所有权和行政管理权的关系,对所涉4县进行大部门制改革。赫万成介绍,此外还要对三江源国家公园范围内的自然保护区、重要湿地、重要饮用水源地保护区、自然遗产地等各类保护地进行功能重组、优化组合,集中统一管理,才能走好创新的第一步。

“过去是互不相干、各管一段,经过试点改革,黄河源园区整合原来各自为政的水利、草原、国土等机构,由管委会统一管理,能使上劲。”黄河源园区管委会党委专职副书记甘学斌说,攥指成拳,改变以往“九龙治水”局面,地方政府和园区管委会一套班子,彻底解决执法监管碎片化问题。

同时,青海省在颁布施行《三江源国家公园条例》的基础上,编制了三江源国家公园生态保护规划、管理规划、社区发展与基础设施规划、生态体验和环境教育规划、产业发展和特许经营规划,构建了“1+5”国家公园规划体系,形成规划、政策、制度等15项标准体系,制定13个管理办法。

在三江源国家公园范围内,青海采取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政策,执行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标准,落实最严格的生态保护措施。目前,从国家公园森林公安局、资源环境执法局到当地派出所的多级执法机构联动,人民日报市场报网络版《新时代新闻》,归属清晰、权责明确、执法严格、监管有效的生态保护管理新体制全面形成,纵向垂直合作综合执法体制不断强化。截至2019年6月底,已开展各类专项行动17次,集中开展全域巡护20余次,查处各类违法犯罪案件200余起。

落实三个“最严格”,关键在人。三江源地区地广人稀,乡镇编制又少,光靠干部们,显然管不到位。黄河源园区管委会生态保护站站长马贵介绍,他们采取了基层党建、生态保护、精准扶贫、维护稳定、民族团结、精神文明“六位一体”网格设置的办法,以生态管护员及其家庭为基本单元,村民小组、村两委、乡镇、县逐级负责、管理,整体联动。

“我们小组有10个人,每月巡护3次,每次七八天,按照不同线路和管护员职责完成巡护。其他时间,我们清理沿线垃圾。”玛多县扎陵湖乡卓让牧委会生态管护员扎西说。

牧民换了活法,从草原利用者转为生态管护者,剩余劳动力养牛羊、搞旅游,很多家庭稳定脱贫。治多县生态环境和自然资源管理局副局长仁增多杰说:“一人被聘为生态管护员,全家参与生态保护,牧民群众内生动力全面被激发。”三江源国家公园涉及牧民7.2万人,生态管护公益岗位制度的实施,让1.7万牧民端上了“生态碗”,户均年增收2万元以上。

青海还组织生态管护员、技术人员和各级干部开展全面系统的业务培训,目前已完成110场次、涉及36000多人次。同时,青海探索与毗邻省份横向联合综合执法新路子,签订联防联治协作备忘录,依法管园和建园水平逐步提升。

三江源国家公园体制试点取得的突破,为国家公园体制试点提供了可借鉴、可复制、可推广的经验。目前体制试点任务基本完成,已基本具备2020年正式设立国家公园的条件。

《 人民日报 》( 2019年10月31日 13 版)


(责编:朱紫阳、曹昆)

责任编辑: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