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看青青柳色新(人民眼·特色小镇建设)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11-01 05:20 

喜看青青柳色新(人民眼·特色小镇建设)

 

  杨柳青年画作品“莲年有余”。

 

喜看青青柳色新(人民眼·特色小镇建设)

 

  航拍杨柳青古镇。
  资料图片

 

喜看青青柳色新(人民眼·特色小镇建设)

 

  古镇景区一角。
  资料图片

 

喜看青青柳色新(人民眼·特色小镇建设)

 

  一名画工在绘制杨柳青年画。
  崔新耀摄

 

  引子

  徜徉古镇杨柳青,声声古琴音从青砖灰瓦间溢出,沿运河两岸流淌,一幅隽永的文化长卷就此舒展。

  十里长堤、舟楫林立。石家大院、安家大院,保存完好的清代民居建筑群,孕育了大院文化。家家会点染、户户善丹青,声名远扬的木版年画,滋养着吉祥文化。“戴记钱铺”四合院是平津战役天津前线指挥部旧址。作为文旅特色小镇,杨柳青以发展民俗文化产业为主业,吸引企业及商户1100余家,完成特色产业投资21亿元,年接待游客226万人次。

  历经岁月磨砺,杨柳青文旅小镇因何而兴,凭何而特?守望的是啥,生长了什么?怀揣问号,我们走近津西,走近运河,触摸特色小镇的脉动。

  

  古镇之特

  青青杨柳色,十里大河边。因运河而兴、以年画闻名的杨柳青,着力挖掘历史资源,让传统文化活起来

  杨柳青缘水而生,因河而兴。    

  “青青杨柳色,十里大河边。岸岸鱼虾市,帆帆米豆船。”明清时期,漕运勃兴,杨柳青成为京杭大运河上的重要枢纽码头。

  随运河水漂来的还有年画技艺。

  十几平方公里的小镇,家家会点染,户户善丹青。随手勾上几笔墨线、抹上一团浓彩,是古镇人的家常便饭、生活悠情。天津杨柳青与苏州桃花坞,由此并称“南桃北柳”年画乡。

  “画的是天地人,讲的是真善美。杨柳青年画厉害的地方在于,它不是文人雅士的闭门创作,而是老百姓自个儿的生活憧憬。”津门作家冯景元说,“为啥娃娃抱鱼经久不衰?因为它画出了人们心底的企盼:年年有余,国泰民安。”

  得运河之便,杨柳青年画南下冀鲁豫、苏浙皖,又沿大清河、蓟运河北上,远销东北。

  俄罗斯汉学家阿列克谢耶夫收集了4000多幅杨柳青年画,不吝赞美之词:“我不知道世界上还有哪个民族能像这里的人一样,用如此朴实无华的图画充分地表现自己。”

  杨柳青年画业协会会长李艳成介绍,2006年,杨柳青年画经国务院批准列入第一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近年来,杨柳青镇与天津师范大学合作,开设木版年画培训班培养传承人。毕业发大专文凭,自己开工作室,前期还有政策扶持。

  一扇大窗下,并排两张桌。75岁的王文达,杨柳青木版年画大师,首批国家级非遗传承人;“90后”郗旺,大师徒弟。勾、刻、印、绘、裱,一招一式,心手相传。

  择一技,终一生。郗旺感受最深的,是工匠精神。

  “传统文化需要融入时代。有款运动鞋推出过‘天津喷’,限量版,抢不上。”郗旺说,为致敬天津在19世纪初将篮球运动引入中国,品牌方选择了津门代表性元素——杨柳青年画。娃娃抱鱼通过运动鞋,再次“跑”遍世界。

  走入寻常百姓家,跟上时代节拍,传统文化才能活起来。

  “为解决会画不会卖,我们请来北京一家文化运营公司,现在销量翻了倍。”杨柳青镇副镇长王炳建说。

  重拾传统,将年画特色、时代元素熔为一炉,杨柳青元宵灯会一办26年。月色灯山,运河人家,一盏盏花灯点亮我们的节日,也将年画文化深植人心。

  “传统文化要接过来,活起来。活起来才能活下来。”王炳建说。

  观念之变

  小小元宝岛,功能定位几经变迁。特色小镇建设的核心内涵,就是让新发展理念落地生根

  文化古镇杨柳青,传承光大实不易。单是大运河畔一片地块建什么,10年来几经更易。

  地块位置好。南运河畔,北岸石家大院旅游景区,南边杨柳青镇政府,明代修建的文昌阁静立一旁。从高空俯瞰,这块地状似元宝,被称为“元宝岛”。

  最初规划商业地产,2008年开发商投资力度减缓,项目开发70%被调成住宅,2016年又打算全部改成住宅。几经争论,共抓大保护、不搞大开发成为共识。2018年,当地政府出资回购,将过去规划的住宅开发调整为历史风貌保护区。

  彼时,一度为了多要一点土地,运河曾被填埋地下。拂去蒙尘,重疏河道,运河环抱的元宝岛复见碧波。

  “老祖宗留下的东西,不能简单消耗。高质量发展,不是把地儿都填满了,要懂得留白、留绿。”杨柳青镇党委副书记潘兴旺说。

  元宝岛的新定位是“文化、旅游、休闲和生态”,未来面向市民开放,将成为杨柳青的眼睛。

  “招商比过去难一点,动作慢一点,但绿色发展的方向不动摇。”潘兴旺说,“特色小镇建设的核心内涵,就是要让新发展理念落地生根。”

  留住小镇古意,杨柳青一鼓作气,又回购了石家大院以西的一片老住宅。

  石家大院原是清末天津八大家之一的石元士的住宅,现为国家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大院以西,占地35公顷的原汁原味民居民宅,10年前被卖出。2018年,镇政府花一年时间沟通买回,修旧如旧,成为原生态的大院文化区。

  “居民不都迁走,留了500户。文化旅游不能只看盆景,还得有人的生活。”西青区文化和旅游局局长郭颖表示。

  如今的大院文化区,与周边如意大街、文昌阁等历史文化区融为一体,古风雅韵,交相辉映。

  特色就是核心竞争力。走特色之路,搞绿色发展,已超越古镇文化旅游景区小小范围,推及整个杨柳青。

  白滩寺村是百年老村。“杨柳青十景”中“白滩绩蔴”,就出自这里。

  “过去讲城镇化,往往是把老村都拆了,统统进城。现在呢?不简单地搞进城上楼,努力留住乡愁。”白滩寺村党支部书记王广宇说,镇里统一规划,小城镇与新农村并轨建设,“百年以上的历史村落都要完整保留下来”。

  走进白滩寺,处处皆风景。一座老厂房,外墙做涂鸦,里面是剧场。今年1月,第四届“青春影像”全国大中学生原创视频作品大赛在此颁奖。

  村民住的红瓦房,门前有花,屋后有竹。蔷薇攀着墙面枝蔓缠绕,墙角点缀一圈鹅卵青石。

  房主蒋观龙回来,见我们拍照,把车停远处,给大家空出视角。“过去房前屋后堆满杂物。现在知道,环境就是商机,乡村清洁起来,好多游客拍照传上网,我们都习惯当‘网红’了!”

  “历史文化是最大的财富,保护传承是最好的发展。明年再来,看点更多!”王广宇接过话茬。村里和天津美院联手,白滩寺的寻常巷陌,将把年画请上墙,一个清新文明的“年画村”,将载着民俗与时代同行。

  改革之路

  从“特”到“优”,从“特”到“强”。特色小镇建设过程,就是深化供给侧改革的生动实践

  沿杨柳青镇往西北行四五公里,至津同公路处,偌大的停车场满满当当。

  都是奔着杨柳青庄园来的。“赶上周末节假日,住宿全满。”运营公司农食互联董事长石永刚说。

  过去单纯搞游乐,同质化竞争。得益于市场化改革,农食互联接手庄园,突出特色,农旅一体,农业观光。

  “依托农业搞现代服务业,说白了,就是给都市人提供一个场景,满足大家换种生活方式、亲近自然的新需求。”石永刚说。

  市场化运营,让创新性供给和个性化需求有效对接。开业一年,已有7000名会员。农食互联没有止步。“一年60万游客,十七八万是学生。如何让他们玩得有意思玩得有意义?”

  关注需求,找到发力点。今年7月,研学基地开放,正好赶上暑假,一下迎来京津冀三地千余名学生。

  “树苗、绿植自己选,花生、红薯要赶季节。”研学项目负责人武文举说。

  一群少年放下手机,拿起铲子,提上水桶,走进田间。小树栽好,孩子们雀跃着领取许愿卡,写下愿望,小心翼翼贴上去。

  自然课结束,还有科技、历史、文化艺术课等着大家,每个环节都重互动参与。比如杨柳青木版年画课,先看视频,再观察老师现场演示,剩下就是体验时间。孩子们挨个上手,印出属于自己的年画。

  说到市场主导、供给侧结构性改革,杨柳青镇十街村也是受益者。

  “以前咱是出了名的穷,集体收入才10万元。去年脱贫,今年预计能干到300万元,人均增收5000元!”

  为嘛变化这么大?跟着村支书杨大华转悠一圈,有了答案。

责任编辑: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