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陈规陋习该改改了!(来信调查)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11-04 05:42 

那些陈规陋习该改改了!(来信调查)

 

  朱慧卿绘(新华社发)

 

  “天价彩礼”要不得

  眼下,结婚彩礼钱逐年上涨,成为困扰农村贫困家庭的突出问题。有些家庭因拿不出高额的彩礼钱,致使儿子迟迟结不了婚;有些家庭为给儿子凑钱结婚,既借又贷,债台高筑。

  “天价彩礼”要不得。从小处说,影响农村贫困家庭的孩子成家立业,增加家庭负担。从大处说,影响人际关系、乡村和谐。要大力推进移风易俗,形成新事新办的新风尚。 

  陕西咸阳市 姚 平 

  

  泛滥的酒席何时休

  前不久,有朋友埋怨:“某某年年过生日,年年办酒席。他其实就是想收点人情钱。”

  近些年来,一些人通过办酒席收礼,有丁点事都要办个酒席,收些人情钱。这就导致各种酒席泛滥,加大了普通群众的生活压力。我们大家都应该从我做起,倡导文明生活,创新庆祝方式,制止功利行为,崇尚勤俭节约,推动移风易俗,让泛滥的办酒席风气早日得到遏制。

  四川巴中市 张纯林

  

  在农村,婚丧嫁娶是常见的事。谁家办得场面大、谁家收的礼金多、谁家的子女能主事,也一直是农民群众茶余饭后的谈资。

  如此一来,农村里的大操大办、铺张浪费等,一度愈演愈烈,让很多农民群众背上了不堪重负的人情债、金钱债。一段时间以来,本报收到了大量的读者来信,呼吁进一步推进农村移风易俗,尽快破除陈规陋习,尽快遏制人情歪风。

  近日,本报记者深入部分农村地区,专题调研农村移风易俗的有关情况,实地了解广大农民群众对红白喜事是怎么想、怎么办的。

  “乡村爱情”真的难松绑吗?

  从“天价彩礼”到“为爱减负”,只不过因为一个面子

  长久以来,男方上门提亲,约定俗成要带着聘礼。如今,双方家庭坐在一起谈婚论嫁,彩礼依然是顶要紧的事情。调研采访中,对于多年来彩礼的变化,很多老辈的农民有说不完的话。

  河南新乡县翟坡镇朝阳社区村民杨素芬说,上世纪50年代,爷爷娶奶奶,用了半斗米。可是现在,儿子娶媳妇,差不多要花掉父母大半辈子的积蓄。还有老人说,30年前,农村人嫁闺女,一般要“三金”,即金戒指、金耳环、金项链,有时还希望男方家庭想办法给闺女办一个城镇户口。30年过去了,“三金”变成了“三子”,即票子、车子、房子,并且有些女方家庭要求,房子一定要买在城里。

  “养女就像建银行,养儿就像闹饥荒。”谈及近年来屡屡曝光的“天价彩礼”,河南新乡县朗公庙镇毛庄村村民杨振荣念了这句顺口溜。他说:“结婚太疯狂,要车又要房。不给还不行,轻则影响以后小夫妻俩的感情、两家人的关系,重则当场翻脸不认人,连婚都结不成。”

  因为彩礼,有的“乡村爱情”似乎不再那么美好。基于此,近年来各地各部门全面倡导移风易俗,通过宣传教育、限额规定等一系列办法,引导农民群众“为爱减负”。“我们出台规定,农村结婚彩礼一般不超过2万元。这其实是给了百姓一个台阶,既不伤面子,也高高兴兴操办了婚事。大多数人是非常赞同的。” 新乡县委常委、宣传部部长周伟说。

  记者在调查中发现,关于彩礼问题,很多父母和子女的认识、心态正在变化。“早些年,很多农村人生活贫穷,特别是年纪大了,干不动活了,就基本没收入了,所以特别在意彩礼。”黑龙江省方正县方正镇党委书记高守星说:“如今生活条件好了,各方面的保障也多了,很多家庭嫁女儿、要彩礼,主要是为了女儿着想,希望为孩子们的家庭建设多打一些基础。”

  邢玉兰,是江西南昌西湖区桃花镇观洲村的农民,最近她女儿的婚事提上了日程。“闺女总是说,只要两个人感情好,彩礼多少无所谓,不要都行。可我始终觉得这样不合适,会遭村里人笑话。”邢玉兰说。为此,她经常向丈夫抱怨,可得到的回复是:“只要闺女愿意,别为了彩礼闹得不愉快,要多了彩礼,反而让人笑话。”

  一个是“要少了会遭笑话”,一个是“多要了会被笑话”。在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与农村发展学院教授温铁军看来,这本质上就是一个“脸面”问题。有些农民群众并非真要彩礼,只是男方在礼单上多写一点钱数,乡里乡亲看见了,他们脸上有面子。事后他们会把礼钱退给小两口,作为小两口的生活保障。

  “厚葬”问题为何难扭转?

  一些年轻人离土又离乡,返乡大办丧事,也是为了一个面子

  前不久,记者来到黑龙江桦南县驼腰子镇愚公村村委会的活动室,农民群众自发组织的小剧团正在热闹地排练着。可是,刚一谈及小剧团的发展前景,神采飞扬的剧团负责人米凤宝立即皱起了眉头:“后继无人。”过了一会,他又轻悄悄地冒出一句:“年轻人都出去务工了,没办法,他们也要讨生活、求发展。”

  记者在全国多地走访中发现,“空心化”是当前农村发展中的一个突出问题,稍微年轻的、能干活的,很多都进城务工了,年迈的留守老人只能自己照顾自己。

  另一方面,在一些人看来,相比于赡养老人,老人去世后的安葬须格外重视。在一些农村地区,纸人、纸马、纸彩电、纸家具都已过时,祭祀时烧“豪宅”“豪车”,甚至纸做的手机、平板电脑也屡见不鲜。有些人还专门请戏班子唱戏、乐队演奏或剧团演出,一天下来,少则五六千元,多则一万五六千元。

  花费最多的是买墓穴。在一些地方,根据公墓位置的不同,价格也有所不同,一个普通合葬墓售价为3万至6万元,豪华高档墓地的价格高达几十万元,并且可以根据个人要求来修建。

  面对如此高额的“白色消费”,很多采访对象坦言“负担不起”,即便如此,也要打肿脸充胖子。记者采访了解到,厚葬问题有着各种各样的感情因素,其中一些人是虚荣心作祟,讲排场、争面子,还有一些人是从众心理,不愿留骂名。

  夏显有来北京打工快20年了,很少回安徽老家,用他的话说,“已经不适应家里的气候了”。只有前两年老父亲去世时,他才第一时间赶回去。

  “回到家的第一感觉就是手足无措,”夏显有回忆:“离开这么多年了,家里办丧事的风俗习惯已经完全没有印象了。有几个亲戚给我讲这讲那,讲了一晚上,我脑子都是蒙的。”

  后来,夏显有请了几个懂行的老人帮忙主持、操办。选墓地、扎纸活、雇演出、办宴席……老人们提出的所有事项,夏显有都是按高标准、高档次支付,总共花了将近12万元。“一是为了让父亲的在天之灵得到安息。二是弥补多年在外打工不能尽孝的愧疚。三是不敢从简办丧事,怕遭到老家人的白眼和唾骂,以后还有什么颜面来往。”据夏显有回忆,办宴席时,很多亲戚都不太认识了,他是挨个挨个对名单,生怕落下了谁,生怕事后说闲话。

  人情债面前,谁受益了?

  礼尚往来更频繁了,人际关系却未必更亲近

  采访中,记者听到了一个词——躲年,意思是逢年过节时,为了躲避家乡亲戚朋友的各种人情往来,比如结婚、买房、拜年,选择不回家,否则在外辛辛苦苦务工一年,过一个年,人情负担可能会掏空半个腰包。

责任编辑:大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