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上小米,北方人不再漂泊

来源:网络 作者:佚名 发布时间:2019-11-08 11:09 

中国注册营养师 赵亚楠

北方人一说起粮食,首先想到的是小麦。然而,我国并不是小麦的故乡,历史上真正影响了北方人近万年生活的粮食,其实是小米。中国的农业起源有“南稻北粟”的说法,这里的“粟”就是小米。小米的种植史,也反映了我国北方先民们的“定居史”。

考古学者在距今约 1 万年前的北京东胡林遗址中发现了粟(俗称小米)和黍(俗称大黄米)的籽粒,说明当时东胡林人很可能已经开始耕种小米。距今8000年前后,我国北方带有明显农耕特点的早期考古遗址,如内蒙古敖汉的兴隆沟遗址、河北武安的磁山遗址等,或多或少都出土了粟和黍的遗存。研究表明,人民日报市场报网络版《新时代新闻》,这个时期的先民们已经开始吃小米,不过采集、狩猎仍然是主要的生活方式,人们处于“居无定所”的状态。

到了距今6500年前后的仰韶文化早期,也就是半坡时期,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种小米、吃小米,农业生产占据重要地位。不过这时候,人们依旧热衷于狩猎,通过采集获得菱角等可食用的野生植物。此时的先民们,处于“半定居”状态。再后来,随着种植技术的发展,小米等粮食的产量、质量逐渐提高,到了距今5500年前后的仰韶文化中期,即庙底沟时期,先民们已经可以靠着自己种的粮食吃饱。这时候以种植粟和黍为代表的旱作农业生产终于取代采集狩猎,我国北方地区进入农业社会阶段。有了耕种小米的土地,北方的先民们从此安定下来,不再漂泊,开始了“春种一粒粟,秋收万颗子”的日子。和其他全谷物相比,小米质地较为柔软,煮起来比大米还要容易,也比较容易消化,因此没有燃气灶、电饭锅和压力锅的先民们对它格外青睐。

小米“安定”的不仅是中国人,新的考古学证据表明,在距今 4000 年前后,粟和黍已经从河西走廊地区向北进入欧亚草原地带,向西到达天山西段,然后继续向西传播,逐步成为欧洲中部史前文化的重要农作物之一。由此可见,小米也把很多欧洲中部的先民们和土地绑定在一起。

现在,小米的地位已经从主粮变成杂粮,不过它的营养不容小觑。综合看来,小米的营养价值高且全面,尤其维生素、矿物质的含量和种类都比精白米面优秀,非常利于肠道健康。相较其他粗粮,小米的膳食纤维含量偏低,也更容易消化吸收。需要注意的是,从氨基酸构成来说,小米中赖氨酸严重不足,所以食用时,最好搭配鱼、肉、蛋、奶等富含优质蛋白质的食物,或红小豆、绿豆、白芸豆、鹰嘴豆等杂豆类,才能发挥蛋白质互补的作用,保证营养更加均衡。

需要提醒的是,因为膳食纤维含量低,易消化,所以小米饭和小米粥的升糖指数要高于其他全谷物。如果血糖控制能力差,吃小米时最好搭配其他杂粮。此外,熬小米粥时,还可以加点蔬菜,比如油菜碎、胡萝卜碎等。蔬菜的餐后血糖反应比较低,比单纯喝小米粥更利于餐后血糖的平稳控制。

责任编辑:大海